深度 | 乐于为“失败”举杯的柏林,未来能谱写成功故事吗?

本文作者:Osman Ahmed


凭借低廉租金与叛逆文化氛围崛起的柏林,对创意人才的吸引力越来越大。但不能忽视的尴尬是:柏林最著名的时装品牌还将在别的城市进行展示。


德国柏林——百多年前,艺术评论家卡尔·舍夫勒(Karl Scheffler)曾说过,柏林“注定永远变化,永远不会定型”。就算到现在柏林看起来也远没有尘埃落定,这座国家首都依旧不安于对自由与失败的热爱,渴望获得全世界更多的重视。

生活成本低廉的柏林,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创意人才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政府补贴将艺术家带到了西柏林,“冷战时期”柏林全市免除兵役,又吸引了诸多朋克和左翼叛逆者,常常能看到他们蹲在空荡荡的建筑里。在德国其它地区,众多优秀的工程商与汽车制造商因勤劳高效赢得了世界的赞誉,柏林越来越出名的原因却是浓厚的艺术、音乐底蕴与夜店氛围。

除了阿迪达斯(Adidas)、Puma、Hugo Boss之外,德国的大型时尚品牌不多,但仅柏林一城就孕育出2500多家时尚公司,其中不少诞生于其浓厚的叛逆创意氛围。但该城最值得关注的品牌——包括GmbH、Ottolinger、032c、Dumitrascu、Ximon Lee和Nhu Duong——还在寻求更成熟的时尚首都进行展示,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。“他们永远不会想在柏林展示,”柏林人脉最广的时尚公关之一Mumi Haiati说:“他们将柏林作为创意的平台和空间。”

所以柏林到底怎么不好了?

GmbH 2018秋冬系列 | 图片来源:对方提供

“成就柏林的一切就是柏林的形象:贫穷但性感,”默克尔(Angela Merkel)内阁成员、德国联邦经济事务和能源部长布丽吉特·齐普里斯(Brigitte Zypries)表示:“我认为柏林是德国现在最活跃的城市。柏林的创业势头很猛,文化生活丰富,除了时装还有游戏等其它创意产业。”创业氛围浓厚确实帮助改写了柏林的命运,吸引了精通数字技能的人才,在城市内创造新的消费能力。

尽管柏林人更热爱二手古着服装,但奢侈品零售业也在增长。Herbert Hofmann是柏林克罗伊茨贝格区(Kreuzberg)概念店Voo Store的买手与创意总监,他解释道:“7年前我们刚成立,我们卖的品牌比现在定价低得多。”该店出售品牌既包括Raf Simons、Jil Sander、Rejina Pyo,还有Goetze、GmbH、Reality Studio等先锋本土品牌:“我们的客户如今更喜欢国际品牌时装,会来我们店里进行这部分的‘自我教育’。”位于舍恩博格区(Schöneberg)北部的Andreas Murkudis概念店,既售卖Céline、Maison Margiela和Dries van Noten等品牌产品,也出售美妆产品和生活设计。

问题似乎是,柏林虽然酷到没朋友,但对“失败”有着病态迷恋。“柏林本身就是一个品牌,所有人都觉得柏林比实际情况更酷,”生于英国的时装总监Jessica Hannan说。 “柏林也在利用自身品牌的影响力,大家都以为自己很懂柏林,但事实是大家来到这里,永远都不会离开Soho House范围。或者说,柏林人觉得做时尚是件很尴尬的事,因为他们只想做艺术家。但现实德国市场比外界普遍认为的要保守很多。”

Andrea Dumitrascu看来,柏林可能是野心的坟墓。她说:“我观察了好几波新来的人,他们到了柏很激动,欢欣雀跃,个个才华横溢又有趣,但这里最后会把你生吞活剥。”这位设计师15年前迁居柏林曾加入艺术团体忍冬公司(The Honeysuckle Company),后来成为一名买手:“在这里,你做任何事都没有冲劲,也没有压力,没有什么特别事情发生。你有的只是自己的创意,但很难做成什么。柏林有潜力,但没有基础架构给予支持。”

“外面很多人看柏林,会看到032c、GmbH诸如此类,但其实这些都和德国真正的时尚产业没有任何关系,”《i-D》德国编辑Alexandra Bondi de Antoni指出,该杂志50%的受众群常居柏林,“不管怎么样吧,在柏林真的没人在乎你穿什么,”她对Dumitrascu的观点表示赞同,“柏林和伦敦不同,在伦敦你得挣扎生存,柏林太便宜了,很多设计师不需要这么挣扎,所以他们也没能走那么远。”

曾任Yves Saint Laurent、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创意总监的Stefano Pilati,5年前把家搬到了柏林。他谨慎地表示,“在柏林,你不需要承受什么压力,但是你要怎么应对‘没有压力’,也是很主观的。”尽管Pilati据说正为今年晚些时候的某时装项目忙碌,他还是强调柏林不是一座时装之都,因为这里“没人关心”时尚:“这样的话,我不在乎是不是会在街头或者夜店看到很漂亮很时髦的东西,但有野心的人不会这样表达自我。”

《032c》杂志封面的音乐人Frank Ocean | 图片来源:对方提供

杂志兼时装品牌032c背后的夫妇Joerg Koch和Maria Koch,刚刚在Pitti Uomo做完展示。他们的公寓兼办公室,由克罗伊茨贝格区一座野兽派风格旧教堂圣艾格尼丝堂(St Agnes)改建而来。客厅挑高不高,从地面到天花板都铺了丝绒Vorwerk地毯,四处点缀着艺术品与Supreme的设计。Joerg是编辑,Maria是设计师。

“在柏林,你能想到最离经叛道的事就是获得成功,”Joerg说:“这里整个的‘失败文化’,给你提供了很平顺的出口,但这个出口并不带你走向梦想。失败是很重要,但在柏林,人们近乎病态地庆祝失败。你是不允许谈论如何获得成功。我们的成功为人们所不齿,成功不是这里的文化所鼓励的。但我们越成功,我们就越能拥有创意自由。”

“我们刚开始创业的时候,真正的时装无异于白日美梦,”他继续说,“我们没有Yves Saint Laurent、Chanel或者Dior这样的时装屋,显然对我们发展出自己的定位有优势,但现在我们正处在能从规模更大的盈利架构受益的阶段。”但其中的问题也包括,该国最大的时尚企业分散在全国各地,要在柏林创造新的中心很难。Joerg补充说:“如果你把所有企业都集中在一个地方,那会很不可思议,因为先锋品牌的发展就有了可以背靠的环境。

“历史上,柏林的服装制造业就没有很活跃,”在米兰办秀的Ximon Lee设计师李东兴也表示赞同,“甚至是你到了机场,感觉就像回到了80年代。要是你抵达的航站楼正好是比较旧的那部分,连电梯都没有,你的自己扛着所有的样品出来。要不然就是卡在海关动弹不得,还要耗上几个星期、办齐很多文件才能拿回样品。”

“柏林,还有柏林的那种反抗态度,给了我们做所有事情的灵感,不管是我们每天在工作室里一起下厨,还是我们的设计方式,”曾被认为是“柏林版Vetements”的Gmb的设计师Benjamin Alexander Huseby与Serhat Isik说。但与Vetements对平常服饰的揶揄相比,他们去年荣获LVMH青年设计大奖提名的品牌,更多植根移民文化与德式严谨之间的冲突(Huseby有半巴基斯坦半挪威血统,Isik则是德国与土耳其混血),以及柏林最快最响亮的Techno夜店氛围。

GmbH在巴黎时装周的展示与广告形象也反映了柏林的多元文化——毕竟长期是土耳其、波兰与越南移民及其后裔的家园,以及最新抵达的——来自相对保守的德国南部左翼青年、初创企业家与英美创意人才。但Huseby和Isik表示,对品牌来说,在柏林发展的缺点是“有点和全世界脱节,因为柏林几乎没有什么专业的时尚产业网络和有资质的人才”。

女装品牌Ottolinger以质感和纹理出名,品牌设计师Cosima Gadient和Christa Bösch表示:“对我们来说,在巴黎时装周进行展示是很重要的,因为整个行业都在这里现身,但有些人可能不会来柏林。我们得去巴黎和他们亲自见面。不过除了时装周之外,其他时间我们在哪里工作和生活都无所谓。”

Halle am Berghain,越来越受欢迎的时尚活动举办地| 图片来源:对方提供

但商业始终是柏林时装周(Berlin Fashion Week)的前沿与核心。2007年,IMG集团创办了柏林时装周,彼时新成立的德国时装协会(Fashion Council Germany,类似英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或英国时装协会BFC的非营利组织)紧扣商业这一主题,整修过去成为时髦柏林人笑柄的时装周。他们肩负的重任是:从结构上更好地支持德国设计师,改变过去商业赞助不对味、知名设计师缺席的情况。柏林时装周的两个重磅品牌Hugo Boss和Escada三年前就离开了。

柏林时装周赞助商梅赛德斯-奔驰(Mercedes-Benz)与IMG分道扬镳之后,事情似乎有所改善。多数本地市场参与者认为后者阻碍了时装周的进步。这回,柏林勃兰登堡门前的白色帐篷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奔驰设在查理检查站(Checkpoint Charlie)附近活动场地E-Werk的时尚与科技活动场地,这里曾是全球知名的Techno夜店,如今则更加少为人知,品牌赞助不多,取代了时装周的旧官方办秀地点。“伦敦、米兰和巴黎时装周都有各自的品牌形象,而且他们的时装周几十年来都是协会拥有的——柏林则是两周前才刚刚开始,”梅赛德斯-奔驰公司的时尚赞助和产品植入主管Caroline Pilz表示,“另外,过去柏林时装周的感觉过于商业化,但你也不能抱怨过度商业化之后抛开赞助商和其它支持。”

“我喜欢柏林的生涩和丑陋,我认为这是正是创意的完美基础,”常居慕尼黑的德国版《Vogue》主编、德国时装协会主席Christiane Arp说,“80年代的时候,我在纽约,那里也有着同样的能量。柏林也是一个国际大都会,我觉得柏林就是德国的大熔炉。”为柏林时装周,Arp策划了名为Berliner Salon(“柏林沙龙”)的展览空间,为新兴柏林设计师提供展示空间,“柏林越来越成为国际零售商感兴趣的市场。032c和GmbH就算在巴黎或佛罗伦萨办秀,他们依旧是德国的。可以的话,我真的很希望他们能在5年后在柏林展示。”

Arp挑中的设计师中,就有William Fan,但他对柏林没有任何负面评价。Fan优雅的高级成衣入驻了德国最大的百货公司KaDeWe,与Céline并排出售,销售率高达70%。品牌总部位于柏林第一区米特区,Fan将自己的品牌引入相关,并在柏林展示,因为他的顾客是“百分之百的德国人”。他刚刚在自己住的街区开了一家商店,那里也是Soho House以及一楼精品店The Store所在的街区。他说:“德国南方人有钱,但他们喜欢四海为家。我在科隆有位客户是全球最大的艺术品藏家之一,”他热情地谈起,“我知道柏林时装周也有自己的问题,但是那里会聚集很多人,包括本地市场上的重要买家。我喜欢在本地做,接触到对的人。”

Dorothee Schumacher是同样常居柏林的设计师,从1989年开始进入时尚产业。她指出,在柏林进行展示可以让她在当季一马当先,留出更多时间准备巴黎的销售。目前,她在45个国家拥有600个零售合作伙伴,并表示将进入美国市场。

贸易展会亦是柏林时装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其中最著名的或许要算Bread abd Butter,但该展会在2015年被Zalando收购,转型为面向公众的“时尚节”,失去了在行业原来的地位。据德国时装协会创始人兼Premium Exhibitions执行合伙人Anita Tillman的说法,目前与柏林时装周同期举办的四大展会共包含3000多个系列,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60000多名参观者。Tillman不认为柏林时装周的专业人士会打消前往米兰、巴黎看男装周的念头,他补充说Premium Exhibition最近刚投入了250万欧元在数字平台,简化参展商与参观者之间的交流和交易流程:“我们必须要做好万全准备,以更广的视野思考。”

Mumi Haiati和Robert Grunenberg与友人 | 图片来源:对方提供

“要在两三年前,我不会做成现在这样子,”Damir Doma在他柏林时装周的发布会彩排时表示,这场发布会的模特全部从街头发掘,场地位于克罗伊茨贝格区与弗里德里希斯海因(Friedrichshain)区交界,是柏林曾经的夜生活麦加——同性恋性爱俱乐部与传奇Techno夜店Halle am Berghain。这位来自德国南部的设计师是第一次在柏林办秀,他与首都的唯一联系就是他曾在柏林短暂学习过。“你不可能连续两三季都办秀,我们还会在巴黎做展厅,保证不与评论员和关键媒体失之交臂。下一季,我们又会回到米兰。”之所以来这里办秀,部分原因是这个场地——他将在Berghain常驻DJ震撼人心的混音中展示时装。尽管他只有兴趣在柏林办一次秀,但他对柏林时装界的未来感到乐观:“IMG退出柏林时装周是第一个积极信号,也是德国时装协会的新开始。”

这种乐观情绪无疑能在很多设计师身上看到。“随着新的资金进入柏林,新兴企业崛起,房租渐长,柏林现在正在重新定义自己。”常居柏林的瑞典设计师Nhu Duong表示,她设计的高级成衣以深色为主,男女皆宜,常常从黑胶唱片与街头风潮中汲取灵感:“你看夜店Berghain门外大排长龙就知道了,你能看到商业成功与原汁原味的文化在相互试探吸引。”

不久,Berghain还将迎来另一场特别的时尚活动,或将成为柏林时装周更酷更国际化的另种选择。Reference Berlin,是Hans Ulrich Obrist和032c联合策划的时装、艺术与设计节,由Mumi Haiati与常居柏林的艺术史学家兼策展人Robert Grunenberg创办,定于今年4月举办。虽与柏林知名的文化活动“画廊周末”(Gallery Weekend)撞期,但并未与四大国际时装周有时间冲突。参与该活动的品牌包括Gucci、Wales Bonner等主要国际品牌,其它艺术、时装、设计领域的知名参展品牌尚未公布。活动将包括艺术装置、影片放映、小组讨论以及高调的派对,对创意和文化的强调旨在成为柏林官方时装周。“这本质上是个讲故事的平台,艺术、时装、商业和科技其实是彼此的自然延伸,”Haiati解释道,“活动将能反映柏林的乌托邦精神,创意、实验以及言论自由在此蓬勃发展。”

利益相关:本文作者Osman Ahmed接受梅赛德斯-奔驰邀请前往柏林。

 今日讨论 

你觉得柏林会发展为新的时装之都吗?

“今日讨论”是BoF时装商业评论新开辟的讨论栏目,欢迎与我们分享您的看法、建议和观点,我们将在每个月为最佳讨论参与者寄出精心准备的礼品。

腾讯联手苏宁京东融创340亿入股万达

Balenciaga的Triple S变莆田制造

Esprit发布盈利预警

Rimowa推出新品牌视觉形象

海澜之家宣布停牌,拟披露重大事项
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